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隔壁保姆偷偷尝

时间:2018-01-14
看过太多有过保姆的情色文章,一直对保姆有一种特别的偏爱,可遗憾的是自家从不僱用保姆,也不认识谁家有保姆,对保姆的偏爱也只能像单恋一样的深藏心底,不得发洩,可没想到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得偿所愿。
那是因为去年我搬家了,觉得以前的地址不算很合适,就换了个一级马路边,租了个门市。这个房东是个老太太,七十多岁,自己一个住后面的小套,把门脸租给我做生意,从此我俩做了邻居。说是邻居,其实就隔一道门,门锁上是两户,开了门就算一家了。
一直以来我们就这么平静的和平共处着,我一个年轻人独自的开门做我的生意,她一个老太太自己过着宁静的生活,偶尔没事开门过来和我唠着闲嗑,有时也顺便帮我带份饭一起吃。小日子过得也算顺当。可春节前两天老太太病了,竟成全了我的一桩艳遇。
老太太病了十天,出院以后生活就不能自理了,就叫我帮着找个保姆,我哪干过这事啊,东跑西颠的跑了几家职业介绍所,看了十多个保姆也不合适,到不是我挑剔,主要是看着不顺眼,合计以后还得隔门同居呢,太难看了我看着也不舒服啊。
就这么过了两三天,保姆也没请来,老太太也有点急了,就对我说,不要太挑剔了,随便找个人就行,我也打算放弃了,收拾完后刚要出发,準备今天不管是谁了,第一个遇到的保姆就把她雇回来。
到了职业介绍所,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个大约三十五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打扮很是一般,但是身材比较高大,也很丰满,穿着平底鞋也有一米七左右,胸脯挺得高高的,穿着很朴素的样子。说心里话我一眼就看中了,因为她看起来很干净,也叫人很放心。
「保姆?」我走到她面前问。
「嗯。」她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有经验吗?照顾病号?」我很详细的问她,因为照顾老病号不是一般保姆能干的,要多给钱还得找有经验有耐心的。
「有,以前照顾过心脏病的老太太。」她很有信心的看着我。
「太好了,房东老太太就是心脏病。」我心里合计着,「就一个老太太,月薪四百,包吃住,干好月底有奖金,去不?」我把老太太和我说的条件跟她说了一次。
「行,哪天上班?」
「现在就跟我走吧。」我正急着呢,家里一大堆衣服还没洗呢。
「好的。」看来她真的很有经验,马上就同意了,收拾完东西站在我面前。
我俩打着车就回家了,到家一站,老太太很满意,马上给拿了一个月的工资四百块钱,然后给了一百块的菜钱,给她铺好床就算正式上班了。我也乐得轻闲的回我自己的店里做我的事了。
自从保姆来了以后,我也轻鬆了好多,一个是老太太不需要我去照顾了,而且这个保姆很勤快,洗衣作饭很及时,收拾屋子也很乾净。
过了半个月,熟了以后她也时常过来帮我洗衣服,做饭也都带着我的份。我一看这样也不错,就和房东老太太说好我和她们搭火一起吃饭,菜钱我出,保姆负责做,大家一致通过,就算搭火过了。
当初我去找保姆来的时候没仔细看,现在处的日子长了,也有时间近距离观察了,发现这个保姆长得还真不难看。皮肤稍微有点黑,但面孔姣好,头髮不长,身高能有一米七左右。胸脯很大,挺得很高,但没有下垂的意思,就是弯腰洗衣作饭的时候能看到沈甸甸的在胸前晃蕩着两个大肉球,很是好看。屁股也很大很圆,微微的上翘。
说实话从后面看过去很有一种冲动,想要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干一顿,但是又不太好意思,毕竟是邻居,面子上有点抹不开。偶尔一起吃饭的时候也就是坐在身边,用我的腿去磨蹭她的大腿,胳膊在胸前滑过,佔点便宜什么的,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笑着也就过去了。
由于晚上我就住在店里,和后面就隔着一道门,有时我也合计,要是晚上我上厕所能看见她在洗澡多好啊,就是什么都不干,佔点眼睛便宜也行啊。呵呵~
但说实话这种机会真的不多,因为她这个人挺精的,自我保护意识也很强,每次洗澡都把厕所的门还有我这边的门锁的很紧,自己洗内衣的时候也都很小心的晾在自己的房间里,尽量不把自己的隐私暴露在我的面前。
可有一天,被我发现了她的秘密。不管天气怎样,每个週末的下午她都要出去两个小时,然后一回来就是哼着歌开心的回来,洗澡换衣服,做的饭也都格外的可口,老太太问她她就说週末要改善一下,做点可口的饭菜。
可我哪有老太太那么傻啊,马上判断出肯定是有问题,百分之百是出去「温习功课」去了。你想,她三十五岁正是虎狼之年,一周不来几次不得憋死啊,只是这个男人是谁就不知道了。于是我有了个主意,就是跟蹤她,看看到底是和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
又是一个週末,又到了她「交作业」的时候了。中午吃完饭,她扶着老太太晒了会太阳,在伺候老太太午睡后过来和我打个招呼,告诉我她要出去买菜回来给我们改善生活,让我帮着看门,我满口答应,然后看她乐呵呵的走了,马上关门闭店,跟蹤这个保姆,看她到底搞什么鬼。
尾随着她,在马路上左拐右扭的到了一个小胡同,我发现这里有很多平房,也挺偏僻的,每家门口都堆积着很多大白菜,破的铁锅什么的,看来是农工聚居的地方,我捂着鼻子跟着她来到一个涂着红漆的大门口,可能是她太开心了,根本就没注意到身后跟蹤的我距离她只不过几米远。
看她进去后,我就在门口四处寻找着最合适的观察口,左看右找的被我找到一个砖头垛,摞得挺高的,估计爬上去能看到院子里。我推了推砖垛,觉得挺结实的,就爬上去,半趴着看着院子里。
这个小院比较偏僻,墙也挺高的,可能里面的人没注意到会有人爬到砖头垛上往里偷看,连窗帘都没拉,屋里的炕上躺着一个男人,大概不到四十岁左右,乾瘦乾瘦的,像道友似的。保姆进屋以后就坐在炕上,温柔的看着他,伸出手在他的脸上摸索着。看来是她的老情人。
「这个月挣多钱了?」那男人看来和她很熟,第一句话就直接问她的收入。
「工资四百,发完不是给你了吗?下个礼拜说是给一百奖金,到时我就拿来给你。」保姆小心翼翼的回答。
「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买菜的时候你自己留点呗,光靠这点工资和奖金好干什么啊,孩子学费还没交呢?」一下我就明白了,原来是她老公,看来还有个上学的孩子。
「那哪行啊,咱哪能干那事啊,人家老太太对我不错,吃的挺好,还给我买衣服,我哪好意思拿人钱啊,那不是丧天良吗?」看来这保姆心眼不错,拒绝了她老公的要求。
「啪。」吓了我一跳,一看那男人从炕上起来打了保姆一个嘴巴,「你她妈的装什么菩萨心肠,你不是伺候她吗?拿点钱也是天经地义。」
「你别说了,我是肯定不能拿人钱的,再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就不能找点事干啊,光靠我这一个月的几个钱也不够花啊,再说你还抽那么多烟,多费钱啊。」保姆用手捂着脸,仍倔强的回答。
「操你妈的贱货,给人当保姆叫你拿钱你不拿,老五说带你去卖你又不去,去了多好,干个把点的就给一百块,不比给人当保姆挣钱多啊。」说着那男人起来踢了她一脚。
「你怎么就那么好意思呢?好歹我也是你老婆,你一个劲的叫我去卖,你当了王八好咋地?」保姆退了一步,顽强的回嘴。
「王八咋地?当个有钱的王八也比没钱的贞洁女强,你再没钱我连烟都抽不上了,那时你不卖也得卖,不然我拿啥还钱啊。」男人骂骂咧咧的还要打保姆,可她不干了,大声的叫喊着,随后跑了出来,一路往家跑,我赶紧藏好,幸好没被发现,随后我出去溜跶了半天也回家了。
由于今天保姆和老公是不欢而散,回来也没洗澡,也没做什么好吃的,我就逗她:「大姐今天做啥好吃的了?」
「啥也没有,不吃了。」她赌气回答着我。
「不吃哪行啊,要不我请你去吃吧。」我笑着对她说。
「可咱俩出去了老太太怎么办?」看她心动了,但是不放心的看着老太太,问我。
「没事,老太太睡了,不到晚上不能起来,咱俩晚上在她吃药前回来就行。走吧。」
「那好吧,你等我换件衣服。」说着关门开始收拾了。
完事一出来,吓了我一跳,从来没见过她这么打扮的,虽不是很华丽,但已经没有那种农村保姆的样子了。雪白的衬衫,里面是月白色的背心,明显的没带胸罩,奶头翘着顶着衣服,清楚的看到两个翘点,下身是米色的裤子,把衬衫掖在裤子里,显得腰格外的细,胸格外的高,屁股格外的翘,我差点没「一柱擎天」。
「走吧,傻了啊。」看我呆呆的样子,她抿嘴笑着对我说。
「傻了傻了,太美了,大姐以前我咋没发现你这么好看呢?」我忝着脸说。
「少逗了,糟践大姐了吧,走吧。」说着我俩就出了门。
简单的吃完饭,少喝了点酒,出门看天色太早,我提出说要去看电影,她也没什么意见的就同意了。
看电影的时候我尝试着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环拥着她,她挣扎了一下没成功,就妥协了,把头靠在我的肩膀,手放在我的腿上,我强忍着两腿间的冲动,就这么搂着看完电影,看天也晚了,就回家了。
到家已经八点多了,给老太太喂完药后,看老太太睡得挺香的,我提出要保姆来我的房间看电视,因为保姆是睡在客房,所以一般都很早睡觉,也不看电视,看我这么邀请她,犹豫了一下,就说换完衣服洗完澡就过来。
我高兴的把大门锁好,电视调到闭路,并把早就準备好的A片放进影碟机,等着她来。听着哗哗洗澡的声音,我忍不住硬了,用手抚弄了半天也没消退,好不容易下去了,她也出来了。
我扭头一看,忍不住又硬了,只见她刚洗完湿漉漉的头髮紧贴在脸上,洗得发红的脸色很好看,穿着宽鬆的衬衣和衬裤,上身可以看出没带胸罩,两个大乳房在衬衣里高耸着,一走一颤的,下身浅色的衬裤能看到两腿之间的小花内裤,性感极了,我赶紧夹紧双腿以避免被他看到我的失态。
「来,坐我身边。」我拍着身边的沙发,她柔顺的坐到我身边,肩膀轻轻的靠在我的胳膊上,由于看电视的角度不同,她一侧身子,一个又大又软的乳房顶着我的胳膊,真舒服。
我伸出一只手,搂着她的肩膀,左手一按遥控器,A片开始了,开头一段没有激情的床上戏,所以她看着也很正常,头歪着靠在我肩膀上,我的手上下的摸索着她的胳膊,她也没有拒绝。
看了一会,电视上出现了一男一女的激情片段,先是热烈的亲吻,随后就是脱了衣服的亲热,我感觉到她的不自然了,她的胳膊在我的手下轻轻的发着抖,似乎很激动,腿脚不停的颤抖,好像不太想看可又捨不得放弃似的。我一看计谋得逞了,一只手大胆的放在她的大腿上,隔着衬裤用手指挠摸着她的腿内侧肌肤,她躲了一下,见我手又跟了过去就没有坚持。
我一手抚摩着她的大腿,一只手在她的胳膊上往下摸,沿着后背向前,从腋下伸过,抚摩着她的大乳房的轮廓,她颤抖着,当看到电视里男人脱下裤子露出涨大的鸡巴的时候,她哼了一声,把头埋进了我的怀里,双手抱紧我的腰不敢看了。
我也没有勉强她,也低着头亲吻着她的脖子,用牙齿咬含着她的耳垂。她喘着粗气躲闪着,可能是觉得太痒,头左右摇晃着躲着我,可一扭头脸就碰到了我硬起的鸡巴,她更不敢动了,脸滚烫的贴着鸡巴不敢动。
我亲吻咬含着她的耳垂,手从后面伸到胸前,抓住她沈甸甸的大乳房抓捏着,两个手指捏着奶头拉扯着,她扭着身体,喘着粗气,当我手猛的用力一捏夹她的奶头的时候,她双腿一夹,身体一软,凭经验我知道她到了,看来这个保姆真是慾望强烈再加上也是没有过外遇,这么一点刺激就到高潮了。
我抱紧她的肩膀,把她软软的身体拉起来,她是真高啊,站起来和我差不多一样高了,正好,俩人紧紧的搂着,两个又大又软的乳房顶着我的胸脯,我一手抱着她的后背,一手在她的屁股上来回的摸捏着,我伸嘴吻着她的唇,两条舌头热情的纠缠在一起,她激动的双手用力的抓挠着我的后背,头左右摇摆着,我搂着她往床上推。
她看出了我的意图,顺手来推我,喘着粗气说:「兄弟,不行,这样已经够了,我们不能干那事。」一边推着我的肩膀,那我能干吗?用力的抓紧她的手,使劲的往床上推,一边用舌头在她的嘴里热吻着,她也迷乱的回应着。
我俩激烈的拥吻着,一边退向床边。我翻过她的身子,把她的身体压在床上,头低着垂在床上,屁股后翘,背对着我站在地板上。我站在她身后紧紧的抱着她,身体半压在她的背,双手抓着两个大乳房,亲吻着她的耳垂,她大声的喘着粗气,屁股不停的左右扭着,顶着我的硬起的鸡巴。
我实在受不了了,一把把她的衬裤褪到腿弯处,拉开我的裤子拉链,把鸡巴掏出来,顶在她的屁股沟间来回的蹭着,她屁股不停的躲闪扭着,大声的哼着「不行,我受不了了。」之类的话,大概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湿成什么样子了,碎花内裤中间已经湿透了。
我一把把她的裤衩扒到旁边,让她的屁股光裸着翘起来,然后用手扶着我的硬邦邦的鸡巴,对準一顶。「哎呀妈呀!」她大叫了一声,整个鸡巴完全插了进去。
我随即开始猛烈的抽插起来,估计她也是憋得够戗,屁股幅度很大的摆动配合着我。头猛烈的左右晃动着,两个大奶子在床上来回的滚动蹭着,屁股前后挺动得很猛烈。我也很用力的操着她,干得床吱吱呀呀的响着,由于我俩都非常的兴奋,不到十分钟就分别到了高潮,我也在她高潮的阴道猛烈收缩的同时射出了我今天的第一次,然后我舒畅的搂着她的大奶子,站在地上趴在她背后。
她也很舒服的喘着粗气,嘴唇张得大大的,脸上的汗水把头髮打的湿辘辘的,双手使劲的抓着床单。我看着她爽到极点疲惫的样子,浸泡在她阴道里的鸡巴忍不住又硬了起来,又开始了今天的第二轮冲击.(二)
就说那天晚上吧,咱俩第一次都挺激动和兴奋的,所以很快就到了高潮,射完以后,我俩就这么搂着半趴在床上,我从后面压着她丰满的身体,两手一把一个的抓着她的两个大奶子揉着,她哼哼唧唧的喘着气,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奶头顶得我的手心满是剧烈运动后的汗水。
过了一会,平息以后,她推开我,把褪到膝盖下面的衬裤拉起来提好,衬衣扣也扣整齐了,满脸通红的低头坐在沙发上,不敢看我。
看着她羞涩的样子,我是又爱又怜,坐到她身边伸出手拂弄她的头髮,她嗯了一声,没有抗拒。
「姐,累不?」我低声问她。
「没事。」脸更红了,头低得很深,不敢看我。
「以后没事就过来,我会好好待你的。」看着她的样子,我摸着她的脸说。
「不了,我们不应该这样的。」她擡头看着我,眼神很坚定的样子。
「那刚才你不舒服吗?不愿意和我一起吗?」我不理解的问她。
「不是那意思,你很好,刚才我也感觉很好,只是我们不应该这样继续下去,会中毒的。」她很认真的样子。
我又劝了她半天,可她就是不鬆口,就唠了会闲嗑。经过一阵了解,我知道她今年三十八了,有两个孩子,都在农村上学,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她们两口子进城打工挣钱养家,白天我看见的那个男人是她老公。
她老公比她大几岁,以前在农村的时候也挺能吃苦的,可是进城以后认识了一些朋友,开始赌博吸毒,打工挣点钱都不够吸粉的,就成天的张嘴和她要钱,她辛辛苦苦给人当保姆挣点钱都给他了,可成天还喊着不够花。
她老公几次说要她去卖身挣钱,可都被她拒绝了,她一个星期出去一次就是和老公过「夫妻生活」去了,虽说老两口子感情一般,但性生活还算和谐,她也很热衷这种週末夫妻的生活,对在房东家的生活也很满意。
但她毕竟是正经人家,刚才和我这一次激情已经是不可想像的「越轨犯罪」了,所以她说以后是绝对不可能和我再继续扯下去了,不然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看她那为难的样子,我也真不忍心伤害她,就同意了她的要求,今晚的事过去就算过去,大家都忘记了全当没发生过。她感激的看着我,说我这个人很好,顺势趴进我的怀里,搂着我的腰,把头贴在我的胸前,听着我的心跳。
我俩就这么搂着坐着,电视里的A片还在继续,女主角咿呀啊呀的叫着,她听着很奇怪,就擡头看电视,不看不知道,这一看真吓了一跳,只见电视里正在表演5P。
一个白种女人正跪在桌子上,嘴里含着一个黑人的鸡巴用力的吸吮着,桌子上躺着一个白人把鸡巴插进她的逼里,地上还站着一个又高又胖的黑人在猛烈的抽插着她的屁眼,旁边一个女人半蹲着,一边用手摸揉挖扣着自己的小穴,一边啊啊的叫床。
她看得脸红的像一块大红布似的,不敢看可又捨不得把眼睛移开,边看边喘着粗气,胸部猛烈的起伏着,我忍不住把手放在她的胸前,握着她的奶子旋转着抓着,揉着。
「看她爽不?」我低头凑到她的耳朵旁边问她。
「可这么多人干她,多丢人啊。」她红着脸回答。
「可是这样很刺激很爽啊,你没试过和别的男人这样作过吧?」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除了老公就和你做过。」她擡起头看着我,眼睛里有一种被侮辱的耻辱感。
我赶紧道歉,「姐,我没那意思,就是问你这么干过没?」
「我老公也干过我后面,可是太疼,我受不了,干了两次就不干了,嘴没用过,多髒啊。」
一听她这么说,我腾的一下鸡巴又硬了起来,她也感觉到了我两腿之间的硬起顶到了她的下巴,手放在我的鸡巴上慢慢的套动揉搓着。摸得我越来越硬,越来越难受,就把裤门解开,露出硬硬的鸡巴,把她的手摁在上面帮我揉搓撸着。
我的手在她的奶子上用力的抓捏揉搓,手指夹着奶头使劲的拉扯,把奶头拽得挺长,她兴奋的全身扭弄着,翘起的屁股半坐在沙发上不住的晃动着,我忍不住把手伸进衬裤里,从后面摸着她的屁股沟,并向屁眼摸去。
她身体颤抖了一下,没有躲我,被我摸到了紧窄的屁眼,手指头刚顶到屁眼她就剧烈的收缩了起来,屁眼夹得很紧,把我的手指包了起来,好热好暖和。
我一手抠摸着她的屁眼,不时的前抽后插的,鸡巴也一翘一翘的在她的脸上乱顶,一不小心顶进了她的嘴里,她啊了一声,牙齿猛的一咬,差点没把我咬掉了。我就死缠着说她把我咬疼了,非得给我含裹一会不可,她强不过我,只好伸出舌头慢慢的舔我的鸡巴。
说实话她的技术真的是差劲到了极点,根本就是一点都不会,舌头生涩的舔着我的龟头,但是很认真很仔细的样子,生怕漏掉一点,舔了一会又把整个鸡巴含进嘴里用温润的嘴唇包裹着,嘴巴一动一动的象吃雪糕一样,把我爽得是哼哼直喘。
我用脚趾头去撩她的大腿,她躲闪着不让我动她,用力的抓紧我的腰,用力的上下甩头,嘴巴也紧紧的含住鸡巴,舌头不停的舔着,吸着。
我实在受不了了,一把抓着她的头把她拉起来,裤子猛的脱下来,转过身让她跪在沙发上,屁股翘得高高的,我手握着鸡巴猛的一下子全插了进去。
她啊的一声,撞到了沙发靠背上,然后双手使劲的抓着沙发,头猛烈的摇了起来。
我站在地上,一手伸到前面抓着她的垂下的大奶子用力的揉搓,一手伸到裤裆摸顶着她的阴蒂,她啊啊的叫着,这次放得很开,屁股也左右摇摆着配合着我的插入。
我也很尽兴,每次插入都顶到了花心深处,干得她淫水顺着大腿流得满地都是,她个子很高,屁股翘得高高的,我干起来有时不得劲,她就使劲的把屁股朝后坐,而且每次都是赶在我鸡巴插入的时候后坐,使鸡巴能完全的插到最深,她的小穴象嘴似的张得开开的,像要把鸡巴整个连阴囊一起吃进去似的。
干了十多分钟她就来了一次高潮,我也舒服得几次要射,都硬是憋了回去。后来终于忍不住了,我把她的身体扳过来,躺在沙发上,两条大腿张开扛在我的肩膀上,我全身都压过去,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到一点,用最快的速度和最猛的力度猛烈的干着她。
终于在她又一次到高潮的时候我也来了,鸡巴拔出来一股浓浓的精液飞了出来,喷得她满奶子满肚子都是,然后伸手帮她抹均匀了,她也舒服的躺在那半天说不出话,只是大声的喘着气,大奶子来回的晃蕩着。
这一次是我俩的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我没想到第二天她就和老太太辞工走了,说是要回家照顾老公和孩子,我以后再去零工市场也没找到她,她就像来的时候一样,静静的消失了。
老太太时常的叨咕着说这个保姆其实不错,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走了,我心里明镜着呢。她是不想再和我发生关係了,所以心里一直也挺内疚的,因为保姆能遇到老太太这样的主顾不容易,有时也会想她老公会不会硬逼着她去卖身,可一直也没机会再看到她,直到那个炎热的夏夜,在和平广场又被我偶然遇到了她,故事又开始了。
(三)
上回说到保姆辞职走了以后,我也去零工市场找过几次,可都是乘兴而去,失望而归,直到夏天的一个夜晚,在和平广场偶然发现了她,故事又开始了。
那晚,我和几个哥们刚打完麻将,赢家请客,在农家小院吃的农家菜,喝的小烧和冰啤,出门衣服一脱,凉风习习,吹得面红耳赤,胃里一顿翻江倒海,在路边小树大吐一阵,胸中舒服了许多。朋友提议出去走走,咱们几个就光着膀子,胳膊上搭着衣服,晃晃蕩蕩的就溜跶开了。
「哎,看那俩人干嘛呢?」一哥们大喊。
「叫什么叫?打啵呗,怎么你还想插一嘴咋地?」另一兄弟调侃着。
「咋地?不行咋地?今儿个哥们还就得插一嘴了。」先前那朋友酒气一来,冲着那俩人就去了。
「哎,干哈呢你,喝多了啊。」咱们几个一看情况不对,赶紧去把他拉回来,可已经近得可以看见那俩人的样子了,这一看之下我差点没蹦起来,那女的不是别人,正是我寻找了很久的保姆。
几个月不见,她变了很多,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农村妇女土里土气的样子了,穿着很时髦的小衫,半透明的料子很明显的可以看见里面黑色的胸罩,两个大奶子晃蕩着迷乱着周围男人的眼神,咱哥们几个眼都直了,一个劲的盯着她的胸前不放。
下面是紧腿的八分裤,露出的小半截小腿白净得吓人,紧绷的屁股蛋丰满得叫人忍不住就想上去掐一把,我一看就直眼了,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也擡头看见是我了,楞了一下,随即给我使了个眼色,拉着那个男的快步走了,边走还边回头看着我,示意我跟她走,好像有话要和我说似的。
我赶紧和朋友们说有事要办,在他们的一顿调笑声中我快步跟了上去,拐了一个弯,只看到保姆在那男人耳边说了句什么,那人点头走开了,保姆回头迎了过来。
「真巧。」看着我,她害羞的说。
「是的,好巧。」一向口齿伶俐的我这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沈默了一会,「你,你还好吗?」
「还不错了,你店生意还好吧。」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懦弱无助的乡下保姆了,很巧妙的把问题反问向我。
「还行,就是挺想你的,你,你现在还好吧?」我又问了一句,因为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问她现在在作什么,和为什么这么晚还和男人在外面,因为刚才那人明显不是她老公。
「我不做保姆了,我上班了。」她明白了我的意思,笑着说。
「是吗?那还不错啊,做什么工作?」
「就在这里说吗?不请我喝点东西坐下说吗?呵呵。」她看出了我的窘迫,笑着解围。
「好的好的,去我家坐会吧。你也好久没回去了,顺便看看后屋老太太。」在她的笑声中我又恢复了以往的洒脱,回头示意她跟我走,她也很大方的伸出手挎着我的胳膊,在我的惊讶中我俩走回了店里,这一路我是胳膊不停的碰触着她丰满坚挺的乳房,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挑逗我,但我确实是一路硬着走回家的,也不知道路上的人有没有看见我裤裆处的隆起。
这一路到家,我已经是大汗淋漓了,赤裸的上身和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她也看出了我的紧张,温柔的拿去我的毛巾,在盆里浸湿了帮我擦身上的汗,这一擦不要紧,我又硬了起来,她扑的一下就乐了。
「怎么这么没出息啊,多久没泻火了?憋坏了吧。」说着还用手指冲着我的裤裆来了一个脑崩。
她这一下把我吓坏了,傻傻的看着她,半天没敢说话,她看出了我的疑惑,擦乾了我的后背,拉着我的手坐在沙发上,手拉手的和我讲起了她这几个月的变化。
自从辞职以后,她也不想再继续做保姆了,回去以后她老公一个劲的逼她卖身,可她不干,总为了这事打架。终于她老公因为吸毒被抓了,她也没能力照顾孩子了,就又进城找工作了。
这回她运气不错,找了一家医药公司给人做药品推销员,由于她很卖力,而且女人出门办事确实是方便,她业绩不错,得到了公司的赏识,做到了销售经理的位置,现在一个月的收入已经相当于一般公务员的水平了。
由于长期在外奔跑,她也练得油了很多,不但学会了抽烟喝酒,还会和男人开荤玩笑了,也能忍受男人的拍打和口头便宜,但是底线绝对不能放鬆,刚才那个男的是一个客户,想用签合同来胁迫她与之发生关係,可被她巧妙的拒绝了。
看我听她的故事象天方夜潭一样,她笑着用手点了一下我的脑门,「看你那傻样,不认识我了啊。」说完转头假装不理我。
我赶紧凑过去,双手扳着她的肩膀,在她的耳边吹了口气,「关键是你现在太漂亮了,把我迷住了。」说着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瞎说吧你,这么长时间你不定霍霍多少个小姑娘了,还能想起我这个老太婆?谁信啊。」
「真的,骗你叫我天诛地灭,我可想你了,还去零工市场找过你好几次呢。」我赶紧赌咒发誓的。
「不用发誓,相信你就是了。」她转过身用手摀住我的嘴,不让我说出恶毒的誓言。
我伸出舌头舔着她的掌心,很香很温润,她闭上眼睛,享受着我的温存。
「等一下,我关门。」说完我转身把门锁好,帘子拉下来,回头看她已经把床铺好,像温柔的等待老公的妻子一样斜躺在床上等我了。我高兴的脱鞋上床,刚要上身。「等会,急什么?今晚我又不走。」
说着,她把外衣和裤子脱下来,挂在衣服架上,只穿着黑色的胸罩和内裤坐在床上帮我解开裤子,「别把衣服弄髒了,晚上我不回去,明天直接上班,弄髒弄皱了不好交代了。」
想得还真周到,她解开我的裤子,慢慢的往下拉,还用嘴亲着我的小腹,用牙齿咬着我满小腹的黑毛,我爽得身体后仰,早已硬起的鸡巴直冲着她的脸,她隔着裤衩咬了我的龟头一下:「坏东西,把你咬掉就好了。」
「咬掉吧,都给你了。」我笑着回答她。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啊。」
她用嘴咬着我裤衩的鬆紧带一点一点的往下拽,我的阴毛和鸡巴一点一点的露出来,她的嘴唇顺着我的小腹亲吻着,舌头舔着我的阴毛,手也伸过来帮我把阴毛理顺,直到裤衩被她整个脱下来,她一张嘴把龟头含了进去。
我啊了一声,她擡头看着我幸福的样子,又把鸡巴吐了出来,然后伸出舌头上下舔着我的鸡巴,虽说还不是那么专业,但是很认真,上下左右的舔着整个鸡巴,不时的把龟头含进嘴里,用舌头转着裹着,两个手握着我的阴囊抓揉着我的睪丸,并上下的用手撺动着。
我舒服的嗯啊着,用手轻摸她的长髮,顺着髮梢揉着她的耳廓,捏揉着她的耳垂,并用手指挖着她的耳朵眼。她很舒服的哼着,吸吮鸡巴更加用力了,从上看下去一个白净的身子,只穿着黑色的三点,性感的红唇里一个黑粗鸡巴来回的抽插着,真是爽死了。
我拍拍她的头,示意她转个身,我俩以69式躺好,她分开两腿跨在我身上,把头埋进我的两腿之间,卖力的舔着我的小肚子,裹着我的鸡巴。我也用手扒开她的阴唇,看见了深色湿淋淋的小穴。
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阴蒂,她屁股夹紧收缩了一下,把整个鸡巴都含进嘴里用力的吸吮着,我也用手指顶着她的阴蒂来回的蹭着,伸出舌头舔着她的肥厚的阴唇。她的阴唇很肥大,颜色也很深,确实是生过孩子的B,不过由于很久没和男人真的做了,阴道里很紧,当我把一个手指插进去的时候她哼了一声,穴里也收缩了一下,把我的手指夹得很紧,示意她很舒服很爽。
我用鼻子顶着她的阴蒂来回的搓着,舌头沿着阴唇上下的舔着,一根手指插在穴里模仿鸡巴的动作来回的做着活塞运动,她舒服的嗯啊的哼着,嘴里含着鸡巴吐字不清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淫水不停的从穴里涌出,流得我满脸满嘴都是,我大口的喝下她的水,手指更加卖力的抽插着她的穴。
我亲了一会,看她的屁眼很紧凑,凑过鼻子闻了一下,没有什么异味,就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身体猛的抽搐一下,屁眼用力的收缩了起来,我看她这么敏感,赶紧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到这里,双手使劲的扒开她的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