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警探姐妹花之童党

时间:2018-01-14
在南卓的市郊,一座清静的山林前面有一片别墅,这里是一个靠近公路的高级住宅区。
其中离公路最远、靠着山脚的一栋小别墅里,三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正在客厅里抽着烟、看着影碟。从外表就可以知道,这三个少年肯定是属于令老师头痛、令同学反感的那种不良少年。客厅里因为他们吸烟而烟雾缭绕,空气中好像还充满着大麻的气味,而电视里正播放的也是来自欧美的火爆的成人电影。
电视里金髮碧眼的美女放蕩的淫叫和妖冶的肢体动作使三个刚刚发育成熟的少年都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舔着自己乾燥的嘴唇,不知不觉支起了帐篷。
一个光着上身,手臂上纹着一只鹰头,身材魁梧的少年看着看着突然啪地一下将电视关了。
哎!光哥!你干什么?!一个似乎年纪稍微小一点、有些瘦弱的少年叫了起来。
阿川,那还用问?阿光又看得受不了了,想去做了?!哈哈。那个长得比较文静,个子很高的少年笑了起来。
哼!阿进,你他妈的难道就光看就爽了?文身的少年骂了一句,忿忿地躺在了沙发上。
妈的!现在街上出来做的不是太丑、就是太老!真没胃口!阿光躺下了还在骂个没完。
阿光,你有本事就弄来一个良家妇女!让我们也跟着沾点光?那个阿进撇着嘴讥笑着。
你以为我不想??
可﹍﹍可弄不好人家要告我们强姦,要坐牢的!阿川说着。
哼,那些女人多半怕丢人不敢找警察的!而且我们都还没到十八岁,就算抓住坐两天牢,也未必就比在学校念书倒霉!阿进阴阳怪气说着。
行了!阿进,你家里有钱,出了事找个好律师就可以出来!我们呢?阿川还说着。
嘁!胆小鬼!阿进白了他一眼。
那个文身的少年此时忽然呼地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怎么?阿光,要动手了?阿进说着。
阿光忽然瞪着眼睛,用一种阴森的眼神看着阿川说:阿川,我记得你有个姐姐,长得挺水的!弄来给我们玩玩?!
阿川惊得直往后退。光哥,那怎么行?你是开玩笑吧?
阿进忽然拦住了他,奸笑着说:阿川!别那么假装正经了!你不是和我们说过,你经常偷看你姐姐洗澡吗?还说有两次你差点就忍不住了?!再说,你姐姐又不是处女吧?就当玩一回呗?没準她还乐意呢!
不行!我姐姐可不是那种人!
什么是不是?你怎么能知道呢?现在的女人越是假装正经的,干那事越来劲!放心吧,阿川,我们就干这一次!
阿川又紧张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说。
阿光忽然走过来,一把抓住阿川的衣服,恶狠狠地看着他。阿川!你忘了上次你惹的祸、土龙他们说要废了你,要不是我出面替你揽下来、阿进替你赔了钱、你小子现在还能好好地站在这儿吗?
光哥,我、我﹍﹍
对呀!阿川,你这几年花了我不少钱!咱们是兄弟,我不和你计较!可上次的事要是让土龙他们知道其实是你做的,那你可就麻烦了!
阿进不急不忙的话使阿川紧张得汗都流下来了,浑身竟然哆嗦起来。
阿光鬆开他,拍拍阿川肩膀说:阿川,别害怕!只要你还当我们是兄弟,我就一定罩着你!谁也别想欺负你!可是﹍﹍
阿进见阿光已经动摇了,赶紧接着说:阿川,你别害怕!我们保证不伤害你姐姐!完事后你也劝你姐姐想开点,就当大家玩一场!怎么样?
阿川犹豫了半天,看着他这两个好朋友又是期待、又是威胁的表情,终于咬咬牙,一狠心说道:好吧!就答应你们!可是就这一回呀!!
阿光和阿进哈哈大笑,阿进过来搂着阿川的肩膀,说:好兄弟!我们答应你,就一次!!来,我告诉你该怎么说﹍﹍
女侦探易红澜的事务所里,刚刚送走了一个客户的易红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易红澜拿起电话,听了一下沖门外喊:林丹!你的电话!
很快,一个中等个头、身裁苗条、戴着眼镜的姑娘走了进来。她就是易红澜的女助手--林丹。
林丹今年二十一岁,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她名义上是易红澜的助手,其实就是她的秘书而已。平常的主要工作就是替易红澜接待一下客户,并不和女侦探一起出去侦察破案。因为林丹不像易红澜有一身好功夫,这方面她和平常女孩没什么区别。
林丹长相清纯甜美,虽然没有易红澜那样明艳照人,但也足可算是美貌了。而且林丹的身裁十分匀称,虽然没有易红澜胸部那么丰满得醒目,但凹凸有致的玲珑曲线也足以自傲。
林丹进来拿起电话,听了一会脸色有些发白。
等她撂下电话,易红澜关切地问:怎么?你弟弟又惹麻烦了?她已经听出是林丹那个不争气的弟弟林川。
林丹脸上又是气愤又是担心:红澜姐,阿川没说什么事,只说有些麻烦,要我赶紧过去!
去哪儿?
他没说,一会他的朋友过来接我。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一辆摩托车来到事务所门口。一个个子瘦高,相貌文静的少年走了进来。看见等着的林丹,那个少年立刻满脸微笑走过来:您是林川的姐姐吧?还记得我吗?我是阿川的好朋友曾进。
林丹知道这个曾进和阿川经常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好学生。她焦急地问道:我弟弟怎么了?
啊,姐姐你别紧张,他没什么事!就是磕破点皮,正在我家里呢!曾进说着,忽然看见一旁站着的易红澜,立刻被美丽成熟的女侦探吸引住了,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易红澜丰满的胸前。
讨厌的小鬼!易红澜心里暗暗嘀咕着,轻轻白了他一眼。曾进赶紧把目光移开,对林丹说:姐姐,咱们走吧?林丹焦虑地随着他上了摩托车。
林丹!小心点!!望着飞驰而去的摩托车,易红澜喊着。
摩托车来到郊外的别墅前停了下来。林丹急忙从车上下来,就往别墅里走。曾进跟在后面,脸上露出一阵奸笑。
进了别墅,曾进立刻把门锁上。林丹根本没注意自己身后的少年在干什么,只是问:我弟弟呢?
姐姐,他在楼上呢!
林丹立刻迈步上楼。她这天穿着一身粉色套装,白色的弔带丝袜,脚上穿着一双黑色高跟鞋。林丹急忙上楼时,曾进在后面偷偷低头往上看:从林丹粉色的套装短裙下面,竟然能看见露在丝袜外的一截雪白的大腿,还有那可爱的白色内裤!曾进看得身体一晃,差点就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他强压着内心的冲动,紧跟着林丹上了楼,指着自己的卧室说:姐姐,阿川就在里面!
林丹推开卧室的门,只见一个人正矇着头躺在宽大的床上。她急忙过来拽开被子说:阿川!你是不是﹍﹍
林丹的话刚说了一半,忽然愣了!原来床上躺着的是一个身材结实,而且有纹身的少年!
你!﹍﹍林丹惊讶地指着床上的少年,回头来看曾进。
曾进此时已经将门反锁,一脸怪笑地走过来。床上的阿光也呼地一下跳起来,走近不知所措的林丹。
林丹看着两个少年满脸不怀好意的笑,从前后朝自己逼来,立刻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她惊慌地倒退着,说:你们﹍﹍我,我弟弟呢?你们要干什么?
姐姐,阿川现在好得很!你不用为这个小子操心了!阿进奸笑着。
那、那你们要我来干什么?别过来!!林丹看着两个少年,突然一阵慌张,猛地朝门口冲去!
姐姐,别跑呀?陪我们玩玩!!阿光说着,冲过去一把拦腰从后面抱住了林丹。
放开我!你们、你们两个小混蛋!救命啊!!林丹挣不过身强力壮的阿光,两手拚命乱抓着,大声叫了起来。
阿进,快过来帮忙!
阿进过来抓住林丹修长的双腿,和阿光一起将惊叫着的女郎摔到了床上。两人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扑了上来,说着:姐姐,别叫!咱们一起玩玩!别叫!别乱动!!
林丹此时见两个少年已经脱了衣服扑过来,自己的担心已经将要成为事实,更加害怕。她使劲推着扑上来的少年,手脚乱抓乱踢。
阿光被林丹一脚踢在了肚子上,立刻唉呦喊了一声。该死的!这么不合作?!他恶狠狠地骂着,将刚要坐起来的林丹一把推倒,狠狠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林丹一声惊叫,又摔倒在床上。
阿进!这个小妞太不老实!快拿绳子来!!
阿光死死地用身体压在挣扎反抗着的林丹身上,阿进从床下拿来早就準备好的绳子。两个少年将不断反抗着的林丹翻过来,将她的双手用绳子紧紧地捆在背后,然后又将林丹转过来。
阿进,抓住她的腿!捆到床上!
两个人各抓住林丹一条腿,使劲分开,用绳子将林丹的双脚分别捆在了大床一端的栏杆上。林丹使劲扭动着身体,双腿乱蹬着,可还是抵不过两个少年,两腿终于被大大地分开,绑在了床头的栏杆上。
两个少年此刻看着终于被自己制服并捆绑在床上的美丽女子,心里不禁狂跳不已。
林丹躺在床上,双腿被分开捆在床头,双手被反绑在身体下面,正喘着粗气不停扭动着成熟美丽的身体,惊慌失措地喊叫着:你们快放开我!你﹍﹍你们不能这样,懂吗?快把绳子解开!
她因为刚才的一番挣扎,身上的衣服已凌乱不堪。短裙已经卷到了大腿根,露出了里面雪白细嫩的大腿和白色的内裤;上衣也在撕打中被挣开,里面的衬衣已经从短裙里扯了出来,一截纤细雪白的腰肢暴露在外面;再加上凌乱的头髮和微红的俏脸,整个人充满了诱人犯罪的妩媚和艳丽。
两个少年看着眼前这个美丽成熟的女郎,都感觉浑身发热,喘息沉重。
姐姐,和我们玩玩吧!干吗这么反抗呢?还要我们把你捆起来,那多难受啊?!阿进说着伸手来摸林丹暴露出来的内裤底下那微微鼓起来,柔软温暖的部分。
啊!住手!你们、你们这是强姦!是犯罪!林丹绝望地尖叫起来,一想到要被两个和自己弟弟一样大的少年捆绑起来强暴,林丹就觉得羞愤难当,拚命挣扎着,扭动着苗条美妙的身体反抗起来。
两个少年不理会林丹的反抗,阿进继续隔着内裤抚摸着温暖的阴户,阿光则乾脆爬到床上,解开了林丹的上衣和衬衣,露出里面纤巧的弔带胸罩。粉色的胸罩边缘露出一片令人目眩的雪白,阿光瞪大了眼睛,伸手进胸罩里,立刻触到了一团软绵绵的肉团。
啊,不要啊!求求你们,啊,哦,放开我!林丹满脸羞红,几乎要哭出来了,不断扭动着身体哀求着。
我受不了了!阿光突然嚎叫起来,他猛地将林丹的上衣和衬衣顺着圆润的肩膀扒下来,褪到可怜的姑娘的背后,然后将胸罩推到乳房上面,立刻两个丰满晶莹的肉团跳动着暴露出来!
啊!﹍﹍林丹一声哀鸣,羞耻地闭上眼睛,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阿光贪婪地盯着两个雪白挺拔的乳房,上面两个娇小鲜嫩的乳头因为羞耻和紧张竟然微微挺立起来。他颤抖着手开始轻轻揉搓着林丹赤裸的乳房,接着低头用舌头舔起两个纤巧的乳头。
林丹半裸着身体遭到少年的进攻,既感到羞耻又无法反抗,知道现在叫喊和哀求都已经无济于事,只有嘤嘤地抽泣着,心里一阵绝望和悲哀。
好了,大姐,不要再假装正经了!你这里都已经快湿了!正轻揉着林丹的下身的阿进忽然感到自己手指触到的温暖的花瓣已经微微潮湿起来,于是轻拍着林丹丰满细嫩的大腿,笑着说道。
不是!你们、哦,啊!没有啊!林丹也对自己的身体竟然在两个少年粗暴的对待下也会出现反应而更加羞愧,她拚命摇着头,不停地抗拒着。
哼,还嘴硬?阿进奸笑着伸手拿来一把剪刀,将林丹的内裤剪破撕了下来!立刻,诱人的阴部全部暴露出来。林丹感到下身一凉,眼看着最后的防线已经被突破,一阵惊恐和羞耻,差点昏了过去。
姐姐的下面好肥呀!啧啧,真漂亮!颜色还是嫩红的呢!一定不经常被男人干吧?阿进嘴里说着,两手不停地在娇嫩的花瓣周围抚摸着,轻轻摆弄着有些凌乱的乌黑的阴毛。
快住手呀!哦,不要在动了!呜呜呜﹍﹍林丹感到被少年玩弄的阴户一阵阵抽搐,一种热流不断涌上来。在两个少年粗鲁的蹂躏下,她几乎要崩溃了,浑身颤抖着哭泣起来。
阿光正用牙齿轻轻在丰满的乳房和已经硬起来的乳头周围咬着,双手还不停地在被捆绑于床上的林丹身体上乱摸着。一阵阵疼痛和羞辱的颤慄袭击着林丹,她紧咬着牙,不让羞耻的呻吟从嘴里漏出,被绳子捆着的四肢不停抽搐着。
呀!阿光,快看!这里流水了!阿进忽然发现有几滴晶莹的水滴出现在嫩红的花瓣里,正缓缓地顺着肥嫩的阴唇边缘流了下来。
唔,这个美女发骚了!看来是请求我们来插她了?!阿光手忙脚乱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早已经怒挺起来的肉棒爬到林丹身边。
看见少年乌黑粗大的肉棒,林丹心里一阵慌乱和绝望,最可怕而屈辱的事情--被人强姦就要发生在自己身上,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歇斯底里地哭叫起来,手脚和身体拚命挣扎:啊!啊!坏蛋!快离开、别动呀!啊!﹍﹍
随着噗吱一声,阿光不理会拚死挣扎哀求的林丹,紧紧按住几乎全裸的美妙肉体,终于将自己的肉棒对準不断翕动着的小肉穴扎了进去!
啊!﹍﹍林丹发出一声长长的尖锐的哀鸣,一阵猛烈的裂痛伴随着被强暴的巨大耻辱感一起冲击上来,她终于再也支持不住了,头一歪昏迷了过去。
被两个少年扒光了衣服的姑娘手脚被朝四个方向拉开,用绳子紧紧捆在大床的四个角上,林丹全身上下只剩下了修长匀称的腿上的丝袜,整个美妙的身体软绵绵地瘫软在床上,任凭两个野兽一样的少年在她的身上发泄着。
阿进跪在林丹大大地张开的双腿之间,双手托着她丰满结实的臀部,挺着腰在她迷人的花瓣之间奋力抽动着。
林丹软绵绵的身体随着阿进的姦淫无力地抖动着,两个丰满的乳房前后晃蕩着,嘴里却没有一点声音。原来阿光正手脚支撑着身体,趴在林丹的脸的上方,将自己粗大的肉棒从上朝下地插进姑娘张开的小嘴里,整个人就像做俯卧撑(掌上压)一样地穿着粗气上下运动着。
林丹的两个大眼睛里含满泪水,失神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残酷的现实,自己竟然被两个和自己的弟弟一样大的少年给粗暴地轮姦了!她已经记不清这两个精力充沛的少年轮番姦淫了自己多少次,只觉得浑身酸软,被姦淫的下身都已经快麻木了。
啊!﹍﹍趴在林丹头上的阿光嘴里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身体突然猛烈地抖动着,只见从插着粗大的肉棒的娇艳的红唇周围突然溢出一片白浊的精液。
他满足地抖动了几下身体,从林丹的嘴里抽出了肉棒。看着被施暴的姑娘剧烈地咳杖着,难过地摇晃着头,精液不断从林丹的小嘴里溢出,阿光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几乎在同时,阿进也突然摇晃着,在林丹的阴道里射了出来。
两个少年满足地站了起来,看着床上被捆住手脚的林丹嘴角和花瓣间流淌着自己的精液,满脸羞辱和痛苦的样子,觉得十分地痛快。
爽!真他妈的过瘾!阿进,没想到阿川的姐姐操起来这么过瘾?!
大姐,舒服了吗?阿进没理会阿光,用手指沾着从林丹阴户里流出来的精液,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涂抹着问。
林丹已经是欲哭无泪,浑身酸痛,连说话的劲都没有了。她迟钝地扭过头,不看这两个刚刚在自己身上发泄了兽慾的少年。
解开她吧,阿光,我去叫阿川来!
听见阿进说要叫自己的弟弟来,一想到要被弟弟看见自己现在这副悲惨羞耻的模样,林丹立刻回过头哀叫起来:不,你们不要叫我弟弟来!
怎么?还怕丢人吗?操都已经操过了,还怕阿川看吗?阿进不理会身后姑娘的哀求,走了出去。
阿川这段时间其实一直到在隔壁的房间,从一开始姐姐的尖叫哀求,到后来两个少年快乐的呼叫和姐姐悲哀的呻吟,他全都听见了。阿川起初想过去,求两个死党放过林丹,因为她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姐。可后来他也想到自己即使过去,只怕两个家伙也不会理自己。更何况以阿光和阿进的个性,现在恐怕已经上了自己的姐姐,过去也晚了。后来他听见姐姐的哀叫声逐渐微弱下来,把阿川吓了一跳,他生怕姐姐受不了他俩的折磨,出了什么意外。见阿进过来叫自己,阿川赶紧跟着过去。
一走进房间,阿川的眼睛立刻就直了:只见林丹手脚的绳子已经解开,正蜷缩在床角,双手死死地抱在胸前,赤裸的身体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看见阿川进来,林丹又是羞耻又是悲愤,颤抖着声音对出卖了自己的弟弟说道:阿川!你、你、你竟然﹍﹍林丹羞愤得抽搐着圆润的双肩哭泣起来。
阿川此时已经听不见姐姐的声音,他完全被姐姐丰满美妙的身体吸引住了。以前在家里他曾经偷看过林丹洗澡和换衣服,但那时因为紧张和匆忙,从来没有离得这么近、这么仔细地看过姐姐美妙的身体。现在的林丹不仅全身一丝不挂,除了双手遮掩着的胸部以外,丰满匀称的双腿和雪白饱满的屁股,以及光滑细腻的后背完全暴露出来,整个身体曲线玲珑,泪痕斑斑的俏脸,再加上刚刚被强姦后的的那份悲哀和凄艳,令年少的阿川不禁热血沸腾。
阿川只觉得口乾舌燥,脸上一阵阵发烫。眼前的姐姐,好像变成了另外的女人,成熟美艳的魅力使他不由自主地朝着蜷缩在床上嘤嘤抽泣的林丹逼近过去。
林丹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她止住哭泣,抬头看见弟弟眼睛通红、喘息沉重地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立刻感觉到一阵惊慌和恐惧。
阿川!你、你干什么?别再过来了!!林丹惊慌失措地抱着双臂,赤裸的身体在床上哆嗦着向后退去。
阿进和阿光也意识到了阿川的异常举动,他俩交换了一下眼色,突然朝着林丹扑了上去!
啊!干什么!住手!!林丹一阵惊叫,她被扑过来的少年一下按倒在了床上。
阿进抓住挣扎的林丹的双手,阿光则抓住她修长的双腿,使劲分开将林丹赤裸裸地按在了床上!这样一来,林丹的整个身体就完全毫无遮掩地暴露了出来!
看着被抓住手脚按在床上的姐姐,满脸惊恐和羞愤地尖叫着,丰满的乳房随着身体的挣扎猛烈地摇晃着,茂密的芳草地和下面迷人的肉穴完全暴露在眼前!尤其是刚刚遭到蹂躏的肉穴,略微红肿着,周围还残留着死党留下的精液,妖艳地闪闪发光。
阿川好像失去了思考的木头人一样,两眼直直地落在林丹不断挣扎扭动着的身体上,下意识地舔着乾燥的嘴唇。他现在的头脑里已经一片空白,理智濒临崩溃的边缘,眼前的看见的似乎只是一个被剥光了衣服按住手脚等待男人蹂躏的美女,而不是自己的亲姐姐。
看见阿川满脸涨红,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两腿之间也明显地突出来的样子,林丹又是一阵慌乱。自己已经被两个粗鲁的少年轮暴,如果再遭到自己亲弟弟的姦汙?!林丹不敢再想下去,绝望地尖叫起来:阿川!!我﹍﹍我是你姐姐!你﹍﹍
林丹的惨叫突然中断了,阿进拿起丢在一边的林丹被撕破的内裤塞进了她的嘴里。
唔、唔﹍﹍林丹被堵住了嘴,惊恐地睁大着眼睛,满脸通红地挣扎着。
一个苗条美丽的女人一丝不挂地被按住手脚、堵住嘴巴,在床上剧烈地挣扎扭动着,性感的乳房和大腿一片雪白地摇曳着,再加上充满羞愤和惊慌的表情,这幅无比淫亵和暴虐的景象使阿川最后的一点理智也决口了!他突然闭上眼睛,飞快地脱掉自己的衣服,嘴里发出野兽一样的嚎叫,扑向了在床上不停挣扎的林丹。
唔!﹍﹍林丹在一片无比的绝望和惊恐中,清晰地感觉到阿川坚硬火热的肉棒穿透了自己的身体!在一种巨大的羞耻和悲愤中,她整个身体突然僵硬起来,挣扎着抬起头,清楚地看见自己的弟弟正趴在自己的身上,嘴里沉重地喘息着,使劲地在自己两腿之间那悲哀的肉穴里抽插着!
林丹被内裤堵住的嘴里发出一阵含糊地长长的哀鸣,头脑中剎那间变成了一片蚂仁活
被两个粗野的少年和自己的弟弟轮姦了的林丹,此刻好像痴獃了一样,脸朝下趴在床上,手脚软绵绵地伸开着,一动不动。
阿光坐在她身边,用手大力地揉捏着林丹丰满结实的屁股,两个雪白的肉丘在放肆的手下不断被变换着形状。
阿川也獃獃地站在房间的角落里,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做出了多么可怕的事情,竟然粗暴地强姦了自己的姐姐?!
阿进在阿川的身边,嬉皮笑脸地安慰着心有不安的少年:阿川,没关係!你就当是干了一个不相识的小妞吗!怎么样?你姐姐的身体很棒吧?干起来是不是很来劲?
阿光也说着:是啊!你姐姐也觉得很受用呢!是不是?
他突然使劲将林丹赤裸的身体翻过来,悲辱交加的林丹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睛都没有转动一下,只有丰满的胸膛在微微起伏着。
三个少年已经在林丹美妙的身体上发泄了好久,但年轻人的体力总是很好,现在看到林丹羞愤欲绝的样子,阿进忽然感到身体又开始发热了。他眼睛一转,忽然走到林丹跟前,抱起赤身裸体的女人,拖到了床头。
林丹现在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她以为这个少年又要对自己施暴,心如死灰的林丹根本没有反抗,任凭阿进把自己拖了过去。谁知阿进却拿起了床头上的电话,狡诈地眨着眼睛对林丹说:姐姐,你给你那个美女同事打个电话,叫她来这里接你走吧!?
哦?听见美女这个词,阿光的眼睛立刻瞪了起来,也开始又有了一股跃跃欲试的慾望。
林丹则突然一惊,她知道这个少年指的是上午见到的女侦探易红澜,看见他们满脸的坏笑,林丹立刻醒悟过来:你、你们都已经把我﹍﹍还要干什么?
嘿嘿,没什么!实话说吧,上午那个美女我们也想弄来玩玩!
不行!你们休想让我骗红澜姐!
哼,不合作?阿光不知道那个什么红澜姐是谁,但看阿进的态度,一定也是个绝色美女。现在这些少年的身体里只有兽性的慾望在燃烧着,全顾不得什么后果了!阿光狞笑着就要扑过来,林丹又是惊恐又是悲愤地尖叫着。
等等!那边的阿川突然说话了。
我来打这个电话!阿川说着走到床头。
姐姐,说实话,你那个老闆易红澜我早就想上了!今天我索性连她也一起弄到手!阿川好像变了个人,恶狠狠地说着拿起了电话。
阿川!你、你怎么会﹍﹍你不是我弟弟!你是禽兽!林丹歇斯底里地叫着,就要扑过来和阿川抢电话。
够了!你省省吧!阿川满脸狰狞地将姐姐推倒在床上,阿光和阿进早就上去,用绳子将喊叫挣扎的林丹捆了个结结实实,又用那破内裤堵住了她的嘴。
林丹叫不出来,手脚也被捆得一动不能动,只能是在床上不停扭动着,眼看着阿川镇定地拿起了电话﹍﹍
都已经快十点了,突然接到林丹的弟弟阿川打来的电话。电话里的少年阿川的声音显得紧张而惊慌,要自己赶快到北山的别墅区去接他和林丹。放下电话,易红澜心里不禁升起一丝担心。她隐约觉得林丹和她弟弟很可能遇到麻烦了,否则林川怎么会那么紧张?
易红澜考虑再三,她决定给丁玫打个电话:您好,我是丁玫。现在我正在外出,有事请留言。嘀﹍﹍
丁玫,我是红澜。我现在要出去找林丹,如果明天早上我还没回来,你就去北山的别墅区找我们!
放下电话,易红澜赶紧开始换衣服出门。她找了一条牛仔裤穿上,上身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色皮夹克,又穿上一双运动鞋,然后出门开上自己的汽车朝着阿川说的别墅区而来。
远离市区的北山,在晚上显得十分安静,易红澜把车停在阿川说的那个停车场,然后走了出来。
将近午夜的山区吹起了阵阵凉风,女侦探易红澜虽然换上了皮夹克,还是觉得浑身一阵阵发冷,乌黑的长发被吹得飘了起来,她微微哆嗦着,抱紧双肩朝四周张望着。
四周一片寂静中,只有远处的别墅里亮着几点灯光,根本没有林丹和她弟弟的影子。易红澜心里不禁开始嘀咕起来,难道林丹真的出事了?职业的本能使易红澜觉得周围似乎有危险存在,她警惕地朝身后的那片树林看去。
就在女侦探回头的一瞬间,突然两台摩托车闪电一般从树林里窜了出来!雪亮的车前灯光直射在易红澜的脸上!易红澜被照得赶紧起眼睛,只见两个穿着一身皮装,矇着面的少年正骑在摩托车上,一左一右地停在自己面前。
易红澜立刻意识到自己遇上了不良少年,看来他们要找自己的麻烦!看他们骑着摩托车的样子,易红澜忽然想起了上午将林丹带走的那个少年,面前这两个少年中,左边那个稍微瘦弱一点的少年的身形似乎和上午的那个少年很相似!女侦探稍微注意一下四周,似乎这两个少年并没有同伙。
大美女!这么晚来这里干什么?是不是来找我们玩玩的?那个壮实一些的少年放肆地用车前灯照在易红澜娇美的脸上,笑着问。
易红澜没理会他,转向另外的那个问:林丹呢?
那少年似乎吃了一惊,转而对同伙说:阿光!别罗嗦了,动手吧?!说着,两个少年发动了摩托车,朝着易红澜沖了过来!
易红澜站好脚步,眼看摩托车冲到面前,忽然一猫腰,从两台摩托车之间穿了过去!
两个少年扑了个空,也马上掉转车头。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突然拿出两根绳子,各自用手缠住一端,然后发动摩托车,又朝女侦探扑来!
易红澜见此,知道再不能客气了。她集中注意力,看着冲来的摩托车,突然身体一扭,敏捷地躲开缠向自己的绳索,并飞快地一脚踢出,踢向了那个瘦弱一些的少年!女侦探修长匀称的美腿准地踢在那少年的后背上,那少年唉呦一声,从摩托车上栽了下来!他手里的绳索几乎把另外一个少年也拉了下来!
易红澜赶紧跃到摔下摩托车的少年跟前,飞起一脚将刚要爬起来的少年又踢了个仰面朝天!她刚要过去抓起倒在地上的少年,忽然觉得背后一阵风声,一道冰凉的钢索缠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女侦探心里按叫不好!她赶紧用手抓紧在自己脖子上越缠越紧的钢索。随着身后一阵摩托车的轰鸣,易红澜被钢索拉倒在地上!倒在地上的易红澜抬头看见那个壮实的少年手里紧紧抓着钢索的另一端,一阵奸笑中发动摩托车,拖着倒地的女侦探朝着树林里驶去!
冰凉的钢索缠在脖子上,易红澜只觉得呼吸困难,她的身体被拖拉在地上。眼看着那个残忍的少年拖着自己朝树林里飞驰,易红澜双手抓紧缠在脖子上的钢索,艰难地躲避着迎头撞上来的树木。
忽然她想起一个主意!
女侦探使劲抓牢钢索的一端,在自己被拖过一棵树时,猛地伸出腿,用脚腕死死地钩住树榦!一阵剧痛从钩住树榦的腿上传来,易红澜咬牙用力抓紧手里的钢索,使劲一拉!前面飞驰的摩托车上的少年被易红澜硬是给从车上拽了下来!
不等他从地上起来,易红澜已经跳了起来!她抓着手里的钢索用力一拉,将那个少年拖了过来,紧接着就是一脚踢在了他的肚子上!那少年一声惨叫,鬆开手里的钢索,顺势滚到一边。易红澜也将缠在脖子上的钢索解开,摆好姿势,盯着对面已经站起来的少年。
那少年显然没有想到易红澜有如此身手,站在女侦探对面的姿势显得有些紧张,面罩下的眼睛里流露出畏惧的神色。
林丹在哪儿?
那少年一阵沉默,忽然转身就朝倒在地上的摩托车跑去!
想溜?没那么容易!易红澜紧追几步,飞身跃起,修长的双腿弹起像剪刀一样,准地夹住那少年的脖子,将他狠狠地摔在地上!那少年见无法逃脱,转身爬起来。
臭娘们,我和你拼了!
易红澜轻蔑地看着张开双臂扑过来的少年,轻鬆地躲开对手的拳头,顺势一记肘拳打中他的肋下!不等惨叫的少年反应过来,易红澜侧过身,右臂夹住他的脖子,抬起右腿用膝盖重重地顶在他的胯下!
易红澜实在是恨这个少年年纪不大,却能使出用钢索勒自己脖子这种狠毒的手段!所以她下手也一点不轻!
眼看对手已经惨叫着,捂着胯下栽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彻底失去战斗力。易红澜这才鬆了一口气,她此时才注意到自己刚才被在地上拖着时,皮夹克和牛仔裤都已经被划出好几个口子,大腿上也被划破几处。她一把揪起那少年,拖着痛得不停惨叫的少年走出树林。另外的那个家伙此时已经不知去向,想必是溜掉了。
易红澜从地上拾起那两个少年刚才丢下的绳子,转身将自己的俘虏的双手用绳子捆在背后,然后将那少年拉起来,摘下他脸上的面罩。那少年此刻虽然已经痛得五官抽搐,但脸上还是一副凶蛮的表情,两只大眼睛狠狠地盯着将自己制服的女侦探。
带我去找林丹!
什么林丹?我不知道!
还装傻?易红澜看着那少年恶毒的目光,一阵厌恶,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快带我去!!
那少年咬牙不做声,犹豫了一会,转身朝着别墅区里走去。易红澜手里抓着捆住少年双手的绳子,跟着他走去。
易红澜押着少年来到一栋别墅前,那少年来到门口时说:那姐弟俩就在里面,你进去吧!
易红澜瞪了他一眼,打开门推着少年一起走进来。
林丹!林川!你们在哪儿?女侦探站在宽敞的大厅里喊着。
红澜姐!
易红澜回头,只见林川满脸的委屈,从一间屋子里走出来。
林川,你们没事吗?
红澜姐!林川好像要哭了似的,张开双臂朝易红澜跑来。
易红澜毫无防备,正要迎上来,忽然跑到她面前的林川猛地一把抱住易红澜的腰,用头顶住她将易红澜顶向了一张沙发!
林川!易红澜惊叫一声,被林川顶得跌坐在沙发上,伸手就想要将他推开!
就在此时,那沙发后面突然站起一个少年,正是刚刚逃回来的阿进!他手里拿着一根宽丝带,猛地从背后勒住了女侦探的脖子!!
啊!女侦探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立刻感觉呼吸困难。她拚命用一只手抓紧勒住脖子的丝带,另一只手朝后面的袭击者打去!阿进这次学乖了,他双手抓紧丝带,整个人马上又蹲到沙发背后。易红澜一下打空,身体被勒住脖子的丝带带着,半坐半站地靠在了沙发上!
阿川!快把我放开,快!
林川离开正倒在沙发上挣扎着的易红澜,走到阿光面前解开了捆住他双手的绳子。阿光双手获得自由,立刻扑到正抓着脖子上的丝带、歪在沙发上的女侦探面前。易红澜此刻完全被动了,她双手不得不抓紧死死勒住脖子的丝带,靠在沙发上,眼看阿光扑了过来!
臭娘们!我让你凶!?阿光大吼着,抬腿重重地踹在易红澜柔软的小腹上!
啊!女侦探一声沉闷的惨叫,正扭动挣扎的身体猛地蜷了起来。
易红澜现在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她开始觉得大脑里似乎已经缺氧,整个身体也正在逐渐变得软绵绵的,想抬腿踢开阿光,可修长匀称的双腿却轻而易举地被对方抓牢!
阿光和阿川一人抓住女侦探一条腿,使劲分开。阿光突然狠狠一拳打在易红澜两腿之间!
打烂你这个贱X!
易红澜已经连惨叫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她感觉一阵猛烈的又酸又痛的感觉从下身传来,可除了抓紧那要命的丝带之外,她现在毫无其他办法。
阿川,来,把这个骚货的裤子扒下来!阿光说着,就开始解正被勒住脖子在沙发上挣扎的女侦探的腰带。
不要!不要!!易红澜已经开始模糊的意识里大声地叫着,可实际上除了嘴唇在微微翕动外,根本没有发出声音。
绝望中的女侦探感到腰部一阵发凉,腰带已经被抽了出来,牛仔裤转眼就被扒到了膝盖上,露出里面那紧紧包裹着丰满的下身的白色内裤。
臭X!女侦探那精巧的白色内裤和里面那微微隆起的丰满性感的下体,激起了自觉受到侮辱的阿光的兽慾,他怒骂着毫不怜香惜玉地挥起拳头猛击失去抵抗能力的女侦探的小腹和胸部!
眼看着女侦探除了痛苦的扭动,毫无还手的能力,阿光一阵狞笑。他伸手抓住易红澜上身那紧身的黑色皮夹克,双手用力,嘶喇一声,连着里面的衬衣一起被撕开。阿光接着抓住里面那綉着花边的胸罩,推了上去!易红澜渐渐软弱的身体微微弹起,两个丰满硕大的乳房立刻坠落下来。
哗!好大的奶子!!阿光一声惊叹,抬手重重地抽打了易红澜丰满的乳房两下。
阿进,快鬆手!阿川忽然叫了起来,他发现被勒住脖子的女侦探已经翻起了白眼!被阿光凌虐的身体也似乎失去了反应。
轮姦是一回事,可若是杀死了人就是另一回事了!
阿进听见阿川的呼叫,赶紧鬆开手里的丝带,已经被勒得似乎昏迷了的女侦探半裸的身体立刻软绵绵地滑到了地上。
阿光紧张地伸手摸摸易红澜的呼吸,接着啐了一口:呸!臭娘们,还有气儿!
易红澜微微翻着白眼,身体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上,半裸的胸膛在轻轻地起伏着,一动不动。
快!把她的衣服扒下来!
阿进过来和阿光一起,先将女侦探的鞋子脱掉,然后将已经扒到膝盖的牛仔裤彻底脱下来,两条雪白匀称的美腿完全暴露出来。女侦探忽然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身体微微抽搐起来。
几个少年赶紧继续动手,先将女侦探脚上的短袜脱掉。看见易红澜两只纤美匀称的玉足,阿进忍不住用手轻轻把玩起来。
眼看着易红澜的身体又是一阵颤抖,阿光怕这个身手不凡的美女马上苏醒过来,他赶紧拉开阿进,将女侦探纤美的双脚併拢,在脚踝上用绳索牢牢捆住;然后翻过易红澜的身体,将已经被撕破的皮夹克和衬衣剥下来,褪到乳房上面的胸罩也一把扯下来!
易红澜丰满雪白的上身赤裸出来,两只饱满的乳房充满诱惑地垂在胸前,她好像苏醒过来,两只月牙形的美目微微睁开,小嘴里发出轻微的呻吟,美妙的身体也轻轻扭动起来。
阿光和阿进赶紧将易红澜的双手扭到背后,不顾女侦探微弱的反抗,用绳子将双手交叉紧紧绑住。女侦探易红澜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内裤,手脚被绑住躺在地上,雪白的脖子上一道醒目的红色勒痕,半闭着眼睛轻轻呻吟着。
看着这个身手不凡的美女终于落入自己手里,想到接下来可以对面前这个性感而丰满的美女任意蹂躏,三个少年不禁兴奋得难以自持。
臭娘们,我看你还怎么凶?!一想起自己刚刚被女侦探抓住,在兄弟面前丢尽面子,阿光忍不住又恼怒起来,他骂着用脚踢着易红澜赤裸的身体。
易红澜一声呻吟,慢慢地睁开眼睛完全恢复了知觉。
啊!你们!女侦探一声惊叫,眼看着自己几乎一丝不挂的样子,她下意识地想起来,立刻发觉自己手脚已经被捆住。
贱X!阿光骂着挥手抽了易红澜一记耳光,接着将女侦探身上仅存的白色内裤也撕了下来!
不要、啊!女侦探徒劳地扭动着雪白的大屁股,尖叫着。
形势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刚刚还在外面的停车场痛打了两个不良少年的美丽的女侦探,现在已经被剥光了衣服,赤身裸体地被捆绑着手脚,彻底落入了对方的掌中。
看着女侦探那充满成熟女人魅力的丰满的裸体,阿光心里涌起一种难以遏止的兴奋。易红澜那圆滚滚的雪白的屁股、格外丰满的乳房和微微弯着的圆润匀称的双腿,还有披散在双肩上的长发和性感的红唇间断断续续漏出的呻吟,看在少年的眼里,激起了一股施虐的慾望。
阿光忽然回头拾起易红澜的腰带,握在手里挥舞着抽向面前那雪白性感的裸体!
啊!不要、啊!皮带落在女侦探雪白的屁股和大腿上,立刻出现一道道醒目的红色伤痕!易红澜翻滚着,挣扎着躲避阿光手里恶毒的皮带,不断发出痛苦的惨叫。
被扒光衣服抽打的羞辱,和来自肉体的疼痛混合在一起,易红澜痛苦地挣扎着,随着阵阵悲鸣,屈辱的眼泪不停地流了下来。
眼看着女侦探美丽的肉体上出现道道伤痕,阿光更觉兴奋。他不住喝骂着,挥舞着皮带残忍地抽打着被捆绑住手脚的易红澜。阿进和阿川眼看着阿光对易红澜施虐,美丽的女侦探赤裸着身体,毫无反抗能力地挣扎、哭叫着,也感到极大地满足。
阿进见易红澜雪白的屁股和大腿已经被抽打得红肿起来,羞辱地哭泣着的女侦探的声音也渐渐嘶哑,赶紧对阿光说:阿光!够了吧?别把这个骚货给打残了!
阿光喘着粗气停止了抽打,易红澜也无力地呻吟着,身体轻轻抽搐着,伤痕累累的屁股和大腿在雪白丰满的身体上显得格外显眼及充满吸引力。
阿进眼睛转了转,走到客厅里的一张不到半米高的矮茶前,将上面的东西都搬开,然后对同伴说:阿光,阿川,你们把那骚货捆到这上面来!
阿光立刻面露淫笑,他和阿川抬起浑身瘫软的易红澜,朝那矮茶走去。
易红澜意识到这三个少年要对自己做什么,可她现在不要说手脚被捆住,就是刚刚被拷打过的身体也一点力气也没有。她勉强挣扎着,悲哀地摇着头呜咽着哀求:你们放开我!不要啊﹍﹍你们、饶了我吧!
女侦探的哀求更加激起少年施暴的兽慾,阿光恶狠狠地说着:臭娘们,你不是很兇吗?怎么求饶了?!哼!你就等着我插爆你的贱穴吧!
阿光和阿川将易红澜抬到茶前,解开她脚上的绳索。
臭娘们,跪上去!!阿光狠狠地踢着女侦探那被抽打得微微红肿的丰满肥嫩的屁股。
不、你们不能这样!啊!啊、阿川、住手!易红澜绝望地尖叫着,被少年抬起来,脸朝下按倒在茶上。
阿进按住不断摇晃悲啼的女侦探的头,阿光和阿川抓住女侦探的双腿用力分开,强迫易红澜跪在窄小的矮茶上。
不许乱动!骚货!!阿进恶毒地骂着,揪住易红澜的头髮,使劲将她的头朝茶上撞。
啊﹍﹍女侦探嘴里发出沉闷的呻吟,挣扎逐渐微弱下来。
阿进赶紧趁机拿绳子分别在易红澜的双臂上缠紧几道,又在她雪白的脖子上鬆鬆地绕了两圈,然后将绳子再捆在茶的腿上,将女侦探的肩膀紧紧地抵在茶面上,上身被牢牢固定住。
在女侦探背后的阿光和阿川也忙个不停,他俩分别抓住易红澜一条腿,将她双腿分开摆到茶边缘,用绳子在膝盖和脚踝处绕几圈后结结实实地绑在茶的另两条腿上。
女侦探易红澜现在的样子狼狈极了:美妙的身体绻着跪在窄小的茶几上,两个雪白丰满的大乳房被压在茶面上,肥嫩肉感的屁股高高撅着,前后两个迷人的小肉洞毫无遮掩地暴露出来;双肩和双腿被绳子紧紧捆绑在茶腿上,只有腰和臀还能活动,披散的长发下的头软弱无力地垂在茶外面,小嘴里不时发出痛苦羞耻的呻吟。
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侦探赤身裸体地被捆在矮小的茶上,毫无抵抗能力地等待着自己凌虐,三个少年兴奋得不禁浑身发抖。
阿光感到自己底下那根肉棒难以遏止地膨胀起来,他走到茶前,女侦探那肥厚的屁股中间,形状迷人的窄小浑圆的菊花蕾令他一阵激动,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说着:贱人!刚才在外面你竟敢踢我的小弟弟?!我现在要报仇!我要插爆你这个下贱的屁眼!!
易红澜刚才几乎被阿进勒死,又遭到阿光的一顿抽打,现在又被扒光了衣服捆绑在茶上,不禁浑身疼痛无力,脑袋里也昏沉沉的。听见身后阿光恶毒的咒骂,要被三个少年轮姦的恐惧立刻使易红澜惊慌地尖叫起来:放开我!啊!!别﹍﹍别动啊!放开我!!
感觉到少年的手开始在自己屁股上乱摸着,易红澜一阵惊慌,使劲地摇晃着雪白的屁股,几乎把小茶给晃倒了。
该死的!贱货!不许动!!阿光骂着,使劲用手掐着易红澜大腿上娇嫩的肌肤。
啊!不要、不要!易红澜痛得浑身发抖,几乎就要哭出来了。
雪白的大腿上立刻在刚刚被皮带抽打出的伤痕周围,又出现两个鲜红的手指印!
大美女,你还是老实一点,少吃点苦头吧!不知什么时候,阿进也脱了自己的衣服,走到易红澜身后。他蹲下来,双手扶着女侦探颤抖着的下身,脸凑到了易红澜双腿之间,仔细地看着那似乎能捏出水来的娇嫩的肉缝。
易红澜肉缝中前、后两个小穴的形状十分迷人,阴户周围那些黑色的捲曲的阴毛有些凌乱,两片暗红色的大阴唇十分饱满,微微张开着露出了里面娇嫩的壁肉,由于受到凌虐而羞耻的缘故,上面竟然有些微微闪亮的液体!淡褐色的肛门似乎在翕动着,浑圆的形状令阿进忍不住想把手指伸进去!
呸!不要脸的骚货!已经要流出水来了!!阿光看见女侦探粉红色的小肉穴周围那闪亮的淫水,不禁狠狠地骂着。
没有!啊,你们不能这样!不!羞辱万分的女侦探拚命摇着头,她感到阿进似乎把舌头凑到自己的阴户上,轻轻地玩弄着鼓胀的肉珠。一阵电流似的感觉袭击上来,已经满脸发热的易红澜嘴里抗拒着,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摇摆起来。
阿光朝自己手指上吐了点唾沫,然后狞笑着将手指慢慢插进易红澜后面的小肉洞里。
呜!不!不要!啊﹍﹍一种被凌虐的羞耻涌上来,混合着来自肛门的涨痛,那少年手指在屁眼里粗暴地转动着,使易红澜难过得闭上眼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屁股轻轻地摇晃着,说不出的苦闷和难过。
啊!易红澜浑身猛地一抖,感觉到一只有力的手掌粗鲁地抓住了自己被压在身下的丰满的乳房,使劲地揉搓着。全身的敏感的部位都落入少年粗暴的玩弄中,女侦探觉得十分的羞耻和痛苦,明知已经难逃被轮姦的悲惨命运,可易红澜还是无法接受身体被不良少年肆意蹂躏的事实。
易红澜已经快哭出来了,她正闭着眼睛呻吟着,忽然感到一根火热的硬东西顶在了自己的脸上。易红澜睁开眼睛一看,不禁轻轻哀叫起来。原来阿川也脱下了自己的裤子,走到茶正面的矮椅上坐下来,将自己的肉棒凑到易红澜耷拉在茶外面的头前,轻轻撞击着女侦探娇艳的嘴唇。
易红澜刚呀地惊叫着想扭过头,长发已经被阿川揪住,阿川一手捏住女侦探的脸颊,不由分说地将自己的肉棒塞进了易红澜微微张开的小嘴里。
唔!易红澜被阿川的肉棒直捅进喉咙里,差点呛得吐出来。无论怎样阿川也是自己助手林丹的弟弟,易红澜见过他好几次,也算是认识的人,被自己认识的少年如此凌辱使她实在难以接受,悲哀的眼泪立刻流了下来。
红澜姐,你就认命了吧!好好伺候我们吧!阿川说着,脸上挂着残忍和淫亵的微笑。他一手揪住易红澜的头髮,另一只手握着自己的肉棒,粗鲁地在女侦探的嘴里抽送起来。
阿川,你不能这样!易红澜在心里绝望地呼叫着,被少年粗暴佔领的嘴里却只能模糊不清地呜咽着,羞辱痛苦的俏脸上满是斑驳的泪痕。身后被阿进用舌头玩弄着的肉穴里传来的阵阵快感,和肛门里阿光手指转动带来的疼痛使易红澜全身酸软,反抗的意志也似乎要被消磨掉了,只剩下凄惨的雪白肉体在不住地颤抖。
阿光逐渐将另一只手指也插进被蹂躏的肉穴里,两只手指一起转动起来,他感觉到女侦探肛门里逐渐湿润的肉壁缠绕着自己的手指,面前带着道道伤痕的肥大的屁股也左右摇摆着,似乎充满诱惑地在勾引着自己。
臭娘们!还真够下贱!!已经流了这么多水了耶!阿进抬起头,眼看着易红澜被自己的唾液和羞耻的蜜汁弄得一塌糊涂的的阴户,慢慢将自己的肉棒挺了过去。
阿进,你先等等!阿光忽然抽出手指。让我先来给这个骚货来个屁眼开花!
已经被折磨得昏昏沉沉的易红澜,听见两个少年将自己当作玩物一样地争夺着,全然不顾自己的意,更觉羞辱。况且一想到被人从屁眼强暴的巨大痛苦和羞耻,易红澜不禁忍不住要尖叫出来,可是嘴里含着阿川的肉棒,根本就喊叫不出来。
阿光残忍地用手握着粗大得可怕的肉棒,狠狠地顶向了女侦探不断扭动着的屁股中间那刚刚遭到手指凌辱的肉洞!
不!易红澜在心里喊叫着,她的牙齿似乎咬痛了嘴里阿川的肉棒,少年恼怒地将家伙从女侦探的小嘴里抽出,揪着她的头髮左右抽起耳光来!
贱女人!连吹箫都吹不好?阿川也变得粗暴兇狠起来。
易红澜被阿川的耳光抽得脸上火辣辣地痛,身后阿光的肉棒还在粗鲁地在自己的屁眼外乱顶着,一阵阵悲哀和羞辱袭来,她忍不住哭着哀求起来。
呜呜呜、你、你们要干什么呀!饶了我吧!别、不要!唉呦,啊!
阿川看着美丽的女侦探被他们蹂躏欺凌得痛不欲生、哭叫哀求的悲惨样子,更加痛快。他不停地抽着易红澜耳光,嘴里还骂着:骚货!你还不老实?不许再动了!
易红澜已经被他们折磨得快精疲力尽了,浑身汗水淋漓,渐渐地也挣扎不动了。阿光抓住机会,双手牢牢抓紧女侦探丰满的屁股,终于将自己的肉棒狠狠地捅进了易红澜的肛门里!
啊!啊!!!﹍﹍易红澜用尽最后的力气,猛地抬起头,发出尖锐的悲鸣!
她感觉到一根粗硬的家伙猛地刺穿了自己的肛门,一种撕裂的疼痛火烧一样袭击着女侦探的身体,巨大的疼痛使她一瞬间彷佛全身都麻木了。
呼!终于插进来了!这骚货的屁眼真紧哪!阿光感觉到自己紧紧抓住的汗津津的雪白的屁股不停地抽搐着,被自己强暴的女人的肛门里也紧紧地收缩起来,让他十分痛快,用力地抽插起来。
没想到会被这三个比自己小了将近十岁的少年这么残忍地强姦,而且是从屁眼开始,可怕的念头在易红澜的脑子里闪过,她彻底绝望了,陷入了无边的痛苦和羞辱中。
从被强姦的肛门里传来的疼痛和酸涨使易红澜浑身不停地冒着冷汗,她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发疯了,虚弱但执着地左右扭动着屁股,徒劳地想要逃脱阿光残酷地凌辱。女侦探的痛苦和挣扎使阿光感到更大的快感,他喘着粗气,抓紧易红澜的屁股更加用力地姦淫起来。
易红澜逐渐感到后面遭到强暴的肉洞好像麻木了一样,而且连自己的下半身好像都失去了对疼痛的反应,只有一种又酸又涨的感觉从肛门里传来,而且好像有少量液体顺着两腿之间流了下来。
看着美丽的女侦探被剥光衣服捆在茶上,丰满的身体颤抖着遭到野蛮的奸淫,被阿光粗大的肉棒撕裂的肛门流出鲜血,流在雪白细腻的大腿上,三个少年都感到一种难以抑制的残忍的愉悦。
阿川觉得自己的肉棒涨得难受,他又抓过易红澜的头,粗暴地将肉棒塞进正呻吟哭泣的女人嘴里。怒挺的肉棒伸入易红澜温暖的嘴里,阿川觉得一阵颤慄,坚持不住将一股浓浓的精液全部喷射进易红澜的小嘴里。
腥热的精液猛地涌进易红澜的嗓子里,呛得她猛烈地咳杖起来,口水混着白浊的精液,顺着悲哀的女侦探的嘴巴一起流了下来。
阿川满意极了,他握着已经软下来的肉棒,在易红澜的挂满泪水的脸上胡乱蹭着,将上面残留的精液都抹到了她脸上。
此时在易红澜背后的阿光也突然叹息着,身体猛地一挺。易红澜也随着感觉到身后的小穴里一热,一种完全的悲哀和羞耻猛然升起,她屈辱伤心地号啕大哭起来。
阿进眼看着随着阿光抽出肉棒,女侦探被撕裂撑开的菊花洞里缓缓流出一股白浊的精液,和鲜血混合着顺着伤痕纍纍的大腿流淌下来。易红澜的原本紧凑浑圆的屁眼,在阿光粗大的肉棒长时间粗暴的蹂躏下,已经被撑成了一个小小的圆洞,还不停翕动着。
阿进早就忍不住了,他也感觉到从屁眼来姦淫这个美丽的女侦探肯定会更舒服。阿光刚站起来,他就过去抱起女侦探肥美的屁股,粗鲁地将自己的家伙插进了受伤的肛门!
易红澜已经彻底没有挣扎的力气和意志了,毫无快感而言的强姦使她羞辱难当,只能嘶哑着声音哭泣哀号,任凭阿进粗暴地凌虐自己的身体。
当第二天上午,丁玫根易红澜留下的电话留言赶到这里,带领警察找到这所别墅时,三个大肆凌虐美丽的女侦探易红澜整整一夜的少年,竟然正像没事一样,大模大样地在睡觉。
遭到残酷蹂躏的女侦探易红澜则还像一条狗一样,一丝不挂地跪着被捆绑于那小茶上。易红澜脸上和下身糊满了少年的精液,臀部和大腿上伤痕纍纍,已经奄奄一息了。
在楼上的卧室里,丁玫还找到了另一个被少年轮姦的受害者。林丹和易红澜一样,被赤身裸体地捆绑在床腿上,嘴被胶带封住,身上布满被施暴的痕迹。
三个胆大包天的少年当然受到了严厉的制裁,被控绑架、轮姦、故意伤害等多项罪名。而案件中最大的受害者是可怜的林丹,不仅因为遭到轮姦,更由于被自己的亲弟弟强姦,她几乎精神崩溃,过了好几个月才渐渐恢复过来。